爱看书吧
繁体版

第11章 第 11 章

    第十一章为何避我

    眼皮打架,王献之倒在席上睡着了。

    阿陌还在外面找王徽之,被王徽之抛下的阿良只好代阿陌照顾王献之,给王献之添了被子。

    听到外面传来王羲之的说话声,阿良小跑出去迎人。

    “郎主。”阿良低头行礼。

    见阿良是从王献之屋里跑出来的,王羲之轻声问道:“七郎在做何事?”

    阿良恭敬的回答道:“七郎睡了……”

    闻言,王羲之看了眼葛洪。

    葛洪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既然如此,那贫道明日再来见王七郎!”

    想了想,葛洪又说道:“王公,能否把此物借贫道琢磨一晚?”

    王徽之摇头说道:“此物的主人不答应。”

    王羲之笑着把东西递给葛洪,让仆人送葛洪回客居。

    得了东西,葛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东厢。

    王徽之不满的说道:“七郎已把东西赠我,我才是其物的主人,阿耶你岂能替我做主?”

    “五郎,不可欺负七郎。”王羲之的声音轻而柔,说话的时候,他眉眼温和,不见严肃。

    王徽之怔了一下,他面色坦荡,认真的说道:“七郎是我幼弟,我怎会欺负他?兄弟几人里我与七郎最亲近!我对七郎最好!”

    王玄之咳了两声,当他不存在呢!

    王羲之淡淡一笑,温声言道:“过几日,我带你兄弟三人到东山参加赏菊会。你二人早些休息,我去看七郎。”

    言罢,王羲之朝王献之的屋子走去。

    王羲之走后,王玄之开口问王徽之:“那是什么?”

    先前,王玄之看他们几人划火柴,觉得甚是有趣,他也想试一下!但是却没能尝试!

    王徽之轻哼一声,淡淡的说道:“大郎你在问什么?我不知。”

    说完,王徽之带着阿良回了自己的屋子。

    王玄之无语的望着王徽之的背影,招来左右,让人搀扶着他回屋。

    夜过天明,王献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榻上。他揉了揉眼睛,从榻上爬下来。

    阿陌听到动静,从外面走进来,对王献之说道:“七郎醒了?昨夜小奴四处寻找五郎,回来时你已经歇息了。郎主昨夜来过,是郎主将你抱上榻休息的。”

    昨晚王羲之来过了?

    王献之做了个动作划火柴的动作。

    阿陌告诉王献之:“抱朴子对七郎做的东西甚是感兴趣,郎主做主,将东西借给了抱朴子。”

    王献之开始扯衣服。

    见状,阿陌问道:“七郎要沐浴?”

    王献之点头。

    阿陌说道:“七郎稍候,小奴去传热汤。”

    东厢的澡屋,就在厕所旁边。

    王献之去澡屋的时候,碰到了刚如厕回来的王徽之。

    看到王徽之,王献之露出一个嫌弃的小表情,往旁边退开。这倒霉孩子邋遢得很,头发油腻极了,起码有十天没洗头了!

    见王献之有意避开,王徽之不满的问道:“七郎,为何避我?”

    难道他身上带着臭味?

    想着,王徽之抬起衣袖,嗅了嗅。

    王献之懒得理会王徽之,转身往澡屋走去。

    阿陌听到外面的动静,从澡屋里走出来,朝王献之招手道:“七郎,热汤已备好!可以沐浴了!”

    见状,王徽之开口对王献之说:“七郎,日日沐浴,不觉麻烦?”

    王献之嫌弃的避开,加快脚步走进澡屋。

    王徽之再次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嗅不出什么味道,他转身问阿良:“我身上可有味道?”

    阿良弯身嗅了嗅,摇头说道:“并无。”

    阿良早已将习惯了王徽之的小邋遢,哪怕王徽之此时身上有点味道,这点味道也可以忽略不计。

    王徽之点头,转身离开澡屋。回到屋里,换了一身衣服。

    从头到尾洗了一遍,王献之一身清香的从澡屋里走出来。

    王玄之也起来了,兄弟三人一道去膳堂用早饭。

    三人走在路上,王玄之特地避开王徽之,走在王献之的身旁。

    这是一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有两种人最为突出。第一种是好沐浴,爱洁成癖的人。第二种是不好沐浴,不修边幅的人。

    这两种人,如今都在王玄之的身边。一个香,一个臭,王玄之当然更愿意亲近香的那个!

    虽说王徽之现在还没有邋遢到身上长虱子那种程度,但是他的身上多少都有点怪味。尤其是那头发,油腻可见,看了就让人嫌弃。

    到了膳堂,见王羲之也在,王献之多看了他几眼。

    被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盯着,王羲之倏然一笑,朝王献之招手:“七郎,来。”

    王献之走到王羲之的座位旁,目光好奇的望着他。

    王羲之笑如春风,高兴的言道:“七郎肖我!”

    当今世上,有不少智者。自然也有不少生来聪慧的孩子。王献之能琢磨出新的生火方式,王羲之一点都不觉得诧异。王羲之幼时,也是极其聪慧的孩子。只是当时他说话不利索,故而族内的长辈都当他资质平庸,对他并不重视。

    名士周顗曾设宴招待友人,因王羲之的兄长王籍之娶了周家女,王羲之被周顗邀请赴宴。幼时,王羲之不爱言语,众人觉得他木讷。唯独周顗看出他不同寻常,在宴上,当即割了牛心炙先给王羲之品尝。

    随后,王羲之意识到与人沟通不顺,影响甚大。于是,他便开始练习口语沟通能力。后来,王羲之才华初显,名声渐扬,这才得到族内长辈的重视。

    在王献之出生之前,王羲之的几个儿子里,只有王徽之比较聪慧。

    王徽之聪明是聪明,但是生性不羁,还不讲卫生,小小年纪便学那些邋遢的名士不修边幅!

    有了王献之后,王羲之对这个小儿子的关注比较多。王献之生得俊美,性子安静温润,本人又爱干净。四岁了还不会开口叫人,在郗璇怀疑小儿子是个痴儿时,王羲之却觉得小儿子不同寻常。事实证明,他的七郎果真天生聪慧!七个儿子当中,王羲之觉得小儿子最像他!

    王羲之伸手将王献之揽到怀里,抱着他,笑着言道:“七郎试试这道牛心炙。”

    王羲之出生前期,琅琊王氏开始信奉天师道,此后便成为天师道世家。但凡天师道弟子,人名当中都会加一个‘之’字。这是道家弟子的身份的象征。

    道门有训,弟子不能宰牛,只能等牛死了,才能食用牛。王羲之早已命人留意即将寿终的牛,只为给王献之吃一道牛心炙。

    如今,总算寻得机会,让王献之品尝牛心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