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繁体版

第19章 第 19 章

    第十九章好东西

    郗昙五官清秀,脸上并没有敷粉,他脚步悠悠的朝王羲之走来。声带笑意的叫道:“姊夫。”

    王羲之笑着颔首,转头对葛洪介绍道:“这位是妻弟。”

    郗昙见葛洪穿着道袍,笑着说道:“在下郗昙,不知道长如何尊称?”

    葛洪挥了挥麈尾,一脸慈祥的答道:“郗大人好,贫道鄙号抱朴子。”

    郗昙双眼一亮,诧异的说道:“原来道长便是抱朴子!早有听闻,却未曾谋面。今日一见,道长真是仙风道骨!”

    葛洪含笑言道:“郗大人谬赞了。”

    王羲之瞥了眼王徽之,眼神带着警告之意。徐徐言道:“玩够了,便带鸿雁回鹅池。”

    王徽之一脸乖巧的点头,对郗昙叫了一声:“舅父。”

    王玄之也走过来,叫了一声:“舅父。”

    郗昙笑吟吟的言道:“多日不见,你兄弟几人长得越发俊秀了!”

    说这话的时候,郗昙目光含笑的看着王献之。

    “七郎,舅父抱抱你可好?”郗昙蹲下身子,朝王献之张开手,眉眼柔和的看着王献之。

    郗昙的眉眼与郗璇的眉眼有几分相似,王献之迈开脚步,朝郗昙走过去。

    “嗌——嘎嘎——”鸿雁停了下来,跟上王献之,它歪着头,眼睛盯着郗昙。

    等王献之走近后,郗昙一把将王献之抱起来,笑声爽朗的言道:“七郎真是玉一般的妙人!这般样貌,世间难寻。”

    郗恢见状,羡慕的说道:“阿耶,我也想抱七郎。”

    王徽之轻哼道:“你不行!”

    郗恢一愣,问道:“为何?”

    王徽之目光挑剔的打量了一下郗恢,淡淡的说道:“你身上有怪味。七郎一向爱洁,不喜欢身上味道重的人亲近他。”

    郗恢一听,立马抬起衣袖,嗅了嗅自己的衣服。

    衣服上只有熏香味,何来怪味?

    郗恢老实的把衣袖伸过去给王徽之闻:“五郎,你再仔细嗅嗅。”

    王玄之见了,好笑的摇头,告诉郗恢:“阿乞,莫信五郎。你可比五郎干净多了!”

    王徽之不满的哼了一声,朝王玄之翻了个小白眼。

    王玄之越笑越欢,对郗昙说道:“舅父,让阿乞也抱抱七郎吧!”

    郗昙将王献之交给郗恢,叮嘱道:“抱稳了!”

    郗恢用力的点头,双眼发亮的盯着王献之,稳稳的抱住了怀里的小人。

    近距离与王献之接触,见他的脸蛋如此白嫩,那双眼睛清澈至极,盈盈似水。郗恢没忍住,忽然凑过去,吧唧一口亲了王献之的脸。

    王献之瞬间变了脸色,拧着小眉头,伸出手拍开郗恢的脸。

    “啪——”

    王献之的手劲不大,但是郗恢却大叫了一声。

    “哎哟!”

    感觉屁股一痛,郗恢险些抱不住王献之。

    王羲之弯下身子,将王献之从郗恢的手里接过来。

    捂着屁股,郗恢转身看向身后。

    “它、它为何啄我?”郗恢委屈的指着鸿雁,问王徽之。

    王徽之冷哼道:“谁让你亲七郎的!”

    郗昙伸手,捏了捏儿子头顶上的发苞,笑着不说话。

    王羲之将王献之稳稳的放下,笑着言道:“你几人好好照顾七郎。”

    转头,王羲之对葛洪说道:“若是这几人叨扰了道长,道长只管将人赶出去。不必顾忌。”

    葛洪笑着摆手:“王公说笑了。”

    随后,王羲之与郗昙离开了客居。

    王羲之离开后,郗恢看了眼葛洪,小声的问王徽之:“五郎,抱朴子为何出现在此?”

    王徽之撇嘴说道:“七郎不开口说话,阿娘恐七郎有事。”

    郗恢点头,明白了原因,他笑着问葛洪:“道长,七郎如何?”

    葛洪笑容慈祥的答道:“王七郎身子安康,并无异样。贫道观其天赋异禀,骨骼惊奇,便收他为关门弟子。王公已经应允,自今而后,王七郎便是贫道的关门弟子!”

    郗恢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道长收七郎为关门弟子?七郎那么小,尚不知事,怕是学了也不知吧?”

    “七郎天赋异禀,不同常人,贫道信他。”说话间,葛洪走向王献之。

    来到王献之的的面前,葛洪伸出一只手,笑着对王献之说:“七郎,随为师回屋可好?”

    王献之伸出小手,把小手放在葛洪的大掌上。

    葛洪握住那只小小的手,牵着王献之往屋里走。

    鸿雁叫嘎嘎的跟在王献之的屁股后面,阿陌默默地跟着进屋。

    王徽之板着一张脸,重重地哼了一声。

    郗恢问道:“五郎,你不进去吗?”

    王徽之没回答郗恢,他转头看向王玄之,幽幽地说道:“大郎,身为长兄,理当照顾好幼弟。你好生照顾七郎!”

    言罢,王徽之伸手拉着郗恢往外走。

    王玄之无语的摇了摇头,让左右搀扶着他进屋。

    郗恢被王徽之拉出院子,他纠结的说道:“五郎,我想看七郎。”

    王徽之松开郗恢的手,告诉他:“我给你看一样妙趣之物!”

    “何物?”郗恢来了兴趣。

    “走,去我屋里。”王徽之捂着衣袖,带着郗恢回东厢。

    回到东厢,进屋后,王徽之让阿良把门窗关上。然后从袖兜里掏出了火柴,把它们摆放在案上。

    “这是何物?”郗恢好奇的打量着那些带圆头的小木棒。

    王徽之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他右手拿起一根火柴梗,左手拿起涂了红磷的小木牌。用火柴梗划小木牌。

    刹那间,火柴梗燃烧起来!

    郗恢惊奇的叫道:“着火了!”

    王徽之将燃烧着的火柴梗丢到地砖上,一脸骄傲的告诉郗恢:“这是七郎做的!甚是有趣!”

    郗恢眸光发亮的盯着那些火柴梗,跃跃欲试。“五郎,让我试试?”

    王徽之大方的给了郗恢一根火柴梗,将小木牌也递给了郗恢。

    郗恢与王徽之在屋里玩得不亦乐乎,阿良觉得屋里的味道有些呛,他低声开口说道:“五郎,屋内的味道有些重,不如让小奴将门窗打开吧?”

    王徽之不知道何氏在不在隔壁,担心何氏会过来管他,他摇头说道:“不可!酒水快没了,你去取几翁酒来。”

    王徽之与郗恢正在兴头上,两人玩着玩着,觉得有点渴了。但是王徽之又不是个爱喝清水的人,年满十岁后,他便开始饮酒。此时的酒水如同饮料,成人饮酒能千杯不醉,少年人饮酒能百杯不醉。眼看着酒水要喝完了,王徽之赶紧让阿良去取酒来。

    阿良点头,转身打开屋门离开。

    等阿良抱着两翁酒回来的时候,发现东厢乱成了一团!

    仆人们神色慌张的提着水桶奔向东厢!

    东厢里,浓浓黑烟升上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