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繁体版

第10章 第 10 章

    第十章妙哉妙哉

    见王徽之一脸贼样,王献之伸出手想把东西抢过来。

    王徽之转了个身,避开王献之,眼睛贼溜溜的环顾屋子。

    没发现火柴梗,王徽之转头问阿陌:“方才七郎是怎么生火的?”

    阿陌也是一副诧异的模样,他老实的回答道:“回五郎,这是七郎午后做出来的东西,小奴也不清楚这是什么……”

    王徽之转头问王献之:“七郎,这是何物?”

    王献之伸出手,想把东西拿过来。

    王徽之把手举起来,对王献之说道:“七郎乖,快告诉为兄。”

    漆黑如墨的眸子幽幽的盯着王徽之,过了一会儿,王献之转身从格子里拿了两根火柴梗。

    把其中一根火柴梗交给阿陌,王献之伸手指了指王徽之手里拿的小木牌,然后又指了指雁鱼铜灯。

    阿陌会意,笑着对王徽之说道:“五郎,你把它给小奴。小奴这就生火给你看。”

    王徽之把涂了红磷的小木牌交给阿陌,目不转睛的盯着阿陌的动作。

    阿陌学着王献之方才的动作,用火柴梗划小木牌。

    刹那间,火柴梗顿时燃起明火,快速的烧起来。

    王徽之睁大眼睛,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火柴梗。那双漆黑的眼珠,在火光的映照下,变得十分明亮。

    “快,给我。我来试试!”王徽之连忙招手,跃跃欲试。

    王献之扯了扯阿陌的衣服,伸手指向雁鱼铜灯。

    阿陌把小木牌递给王徽之,拿着燃烧的火柴梗靠近铜灯,将灯芯点燃。

    王徽之得到小木牌,毫不客气的把王献之手里的那根火柴梗抢过来,试着划了划。

    火柴梗瞬间燃烧起来,王徽之眉开眼笑,欢喜的举着燃烧的火柴梗,兴奋的说道:“焚起来了!好生有趣!妙哉妙哉!”

    王献之脱掉木履,走到席间,坐在软垫上,小脸面无表情的盯着那个笑得傻乎乎的熊孩子。

    火柴梗烧到一半的时候,王徽之松开手,把它丢到地砖上。

    甩了甩手,王徽之目光炽热的盯着王献之。“七郎,再给我几根小棒子玩玩。”

    王献之转了个身,表示不想理会这个熊孩子。

    见王献之不理他,王徽之眯起眼睛,转身走了几步。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王徽之把格子里的火柴梗全都拿了出来。

    见状,阿陌提醒道:“五郎,这……”

    王献之扭头看向身后,只见王徽之抓了一大把火柴梗,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出了外面!

    王献之瞪大眼睛,嘴巴不受控制的慢慢张大。

    这倒霉孩子!

    王献之伸手指向门口,扭头看向阿陌。

    阿陌了然,立马追出去。

    一边追,阿陌一边叫道:“五郎!留步!留步!”

    王徽之抛下自己的仆人,一个劲的跑出了东厢。听到阿陌的声音,他稍作停顿,弯下身把木履脱掉。脚下生风,光着脚丫跑得跟兔子一样神速。

    王羲之喝得有些微醺,一时兴起,他带着葛洪去鹅池参观。

    王徽之想着鹅池那边没人,特地往鹅池的方向跑去。快到鹅池的时候,他把木履穿上,喘着气往前走。

    没成想,王徽之在鹅池门口遇到了王羲之与葛洪,还有王玄之!

    见五儿子面色慌张,王羲之笑容柔和的问道:“五郎因何慌张?”

    注意到王徽之手里捧着东西,王玄之开口问道:“五郎,你手里拿着何物?”

    王徽之喘了喘气,红着脸开口说道:“这是有趣之物。甚妙!”

    王羲之收回手,轻佻眉头,似笑非笑的问道:“从何而来?”

    王徽之眼神躲闪,把大部分火柴梗塞到王玄之的手里,他的手里只留下一根火柴梗跟小木牌。

    “阿耶,看!”

    王徽之说着,拿火柴梗划了一下小木牌,火柴梗瞬间烧了起来!

    三人具愣。

    不怪他们会惊讶,此时的生火方式都是击石取火。用铁片与火石相撞,摩擦出火星,等火星掉落到绒上,火烧起来后,这才生火成功。而王徽之现在演示的这种生火方式,此前未曾见过!

    葛洪喝了一肚子酒,有些微醉了。他甩了甩头,用力的掐了一把自己,让自己清醒一点。语气略急的问道:“王五郎,这是何物?”

    竟然能在刹那间燃烧起来!真是奇也!

    王羲之直接动手,拿走了王徽之手上的小木牌,随手从王玄之的手里抽出一根火柴梗。学着方才王徽之的动作,划了划。

    “嚓——”

    刹那间,那根火柴梗燃烧起来了!

    眯起凤眼,高深莫测的睨了眼王徽之,王羲之口气淡淡的问道:“此物从何而来?”

    王徽之不满父亲拿走了那块小木牌,语气沉闷的回答道:“是七郎做的。”

    王玄之无语的说道:“你拿了七郎的东西……”

    王徽之理直气壮的说道:“这是七郎给我的!”

    葛洪伸手从王玄之的手里拿了一根火柴梗,放在鼻前嗅了嗅,惊呼道:“这味道,与贫道炼出来的石硫黄如此相似。莫非这小棒子上的圆头,是用石硫黄做成的?”

    可也不像啊!棒子上的小圆头,是树皮色的。

    王徽之摇头:“不知。”

    王徽之朝王羲之笑了笑,乖巧的叫道:“阿耶——”

    说话间,他伸出了手,那意思很明显。是想让王羲之把那块小木牌还给他。

    王羲之有些微醺,他的眉眼间多了几分慵懒。弯起嘴角,王羲之笑意深深的说道:“既然是七郎的东西,晚些我去看他时,顺道带给他。”

    王徽之是什么性子,王羲之最清楚不过。如此慌张的跑到这里,身后一定有人在追赶他!十有**,是王徽之抢了王献之的东西,抢完就跑!

    王徽之一听,不乐意的说道:“七郎已经将这些东西赠我了。”

    王羲之眯着眼睛,正准备说话。

    葛洪却开口问道:“王公,可否让贫道看看你手中之物?”

    葛洪目光炽热的盯着王羲之手里拿的小木牌,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王羲之颔首,将手里的小木牌递过去。

    葛洪快速的接过,立马试着划了划。

    “嚓——”

    火柴梗燃起,葛洪老眼发亮的盯着那火光。

    王玄之见了,也想试试。

    王玄之正准备开口说话,问葛洪要小木牌,葛洪却转头对王羲之说道:“王公,贫道想见见王七郎。”

    王羲之也想见见小儿子,他笑着颔首应道:“一道去吧!”

    王玄之瞥了眼王徽之。

    此时王徽之低着头,他的嘴巴微微抿着,一脸闷闷不乐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