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繁体版

第20章 滥竽充数

    扶葭并没有推辞,也没有去刁难。

    他只是像走形式一样应了这声道歉,然后便平淡地离开了。这样的一种举止让那两位妖族青年越发觉得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错,连动作都有些局促起来。

    林易是跟着扶葭一次走的。

    在扶葭的身影消失后,白发青年笑吟吟的表情立马消失了。

    白发青年没有理会那两位因为他神情变化而不知所措的妖族青年,而是偏过头去看不断地晃动着的灵兽蛋。

    那灵兽蛋似乎想要挣脱外面的束缚一样,它在不断地微晃着。

    事实上烨瞳也确实有着同样的想法。

    这是烨瞳第一次感到如此深的挫败,虽然他曾在蓝云面前屡屡受挫,但自从他有意识之后,他便一直和扶葭在一起。

    在蓝云突然跑走后,烨瞳曾经无比庆幸这件事。

    他以为也期盼着自己能够一直待在扶葭身边。

    但刚刚的这件事却告诉了烨瞳一个道理,他以为,终究是他以为罢了。

    扶葭允不允许他待在他身边,要不要离开他,从来都不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亲眼目睹着少年的身影渐渐消失,烨瞳有无数次呼唤过少年的名字,他也不断地晃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吸引少年的注意力。但从始至终,少年的视线都没有落在他身上。

    烨瞳并不知道他现在的感受是难受。

    他只觉得心疼得厉害,感觉无能为力到了极点,感觉人生都没有了意义。

    不知道为什么,烨瞳觉得他现在这种感觉很熟悉。

    似乎在很久之前,他也有过相似的经历。有一个人想要离开他,他跪在那个人的面前,他祈求着那个人不要抛弃他,他想尽了所有的办法试图留住那个人,但他还是失败了。

    他没有留住那个人。

    然后只能懦弱而卑微地看着那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别挣扎了,你要想尽快出去,与其妄图突破这个禁制,还不如专心接受传承呢。”

    白发青年伸出食指敲了敲灵兽蛋,他侧过头听了听灵兽蛋里面的声响,然后懒懒散散地说道,“就你现在这幅样子,你出去也是他的拖油瓶。”

    不知道是青年的动作中掺杂了一些灵力,还是他的话打击到了烨瞳。

    灵兽蛋突然没有了动静。

    烨瞳知道自己很没用。

    他是亲眼看着扶葭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的,在被放到鼎内后,他也感受到了有一股温吞的力量在包裹着他。

    甚至于他有着一种无缘由地预感,如果他能够将这份力量全部吸收,他就能突破那层禁制破壳而出。

    烨瞳很清楚这是有利于自己的。

    但是在妖族的那两位青年因为他而找扶葭麻烦的时候,他却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因他和那两个妖族对峙。

    然后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站在了少年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林易站在扶葭身边后,烨瞳非但没有松了一口气,反而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画面异常扎眼。

    就好像——

    他很希望站在少年身边的那个人是他。

    希望少年能够看到他。

    “对嘛,对嘛,你要真想找他的话,等你接受完传承也不迟吗,又何必急在一时。”白发青年伸手哥俩好地拍了拍灵兽蛋。

    在做完这一切后,白发青年的视线才落在了那两个妖族青年身上。

    “我这是为你们好,你们是付不起得罪他的代价的。”

    白发青年的语气一下子变得极为认真,这让那两位妖族青年都怔愣了起来。

    他?

    指谁?

    但白发青年显然无意继续谈论此事,他又恢复了之前笑吟吟的姿态,好似之前的一幕只是人的一个错觉。眉眼弯成了月牙状,白发青年伸了伸懒腰,“在他彻底吞噬完我的元神之前,你们能从我身上学到什么就得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

    “谢谢你刚才帮了我。”等到已经远离了妖族机缘所在地后,扶葭停下了脚步,然后看向了这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杨帆的官配。

    扶葭其实也不清楚林易为什么要帮他。

    他和林易的第一次见面委实有些不太愉快。

    唯一能够让林易选择去帮他的原因似乎也只有杨帆了。

    想到小说中的那些杨帆和林易的感情描写。

    扶葭的眼睫微微颤了颤。

    难道是因为林易想要代杨帆表达他的重塑筋脉之恩?好让他日后没有借口再与杨帆见面?

    “没事,随手之劳罢了。”林易的心情要比他表现出来得局促得多。

    虽然林易一直在找扶葭,但正当他和扶葭见面了,林易也不知道他该说些什么。

    他当初害得扶葭道心破碎,但少年却并未指责过他,就连这次见面,少年也好像完全没有要谈及此事的意思。

    林易心里的慌乱和内疚又更盛了一些。

    “我刚才看你出手,你似乎已经重新凝聚道心了?”是好一会儿,林易方才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扶葭轻轻点了点头。

    见扶葭这幅平淡的样子,虽然知道扶葭的性子就是这样,但林易的心却变得更加忐忑起来。

    他几乎无法克制地去想,他是不是不该说这件事,他是不是提起少年的伤心事了,少年会不会想起他是导致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他的这幅模样自然是被扶葭收尽了眼底,略微想了想,扶葭换了一个话题,“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是他们和我约在这里的,我之前有一件事想要他们帮忙,所以就想着和他们见一面。”林易发射性地答道。

    当林易发现扶葭在听到‘帮忙’两个字微微抬了抬眸后,林易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说出来了什么,他的心马上提了起来,然后匆忙补充道,“我之前想要拜托他们帮我找一个人,不过这个人我现在已经找到了。”

    在尾音刚落后,发现自己解释了什么之后,林易的心思又飘了。

    少年会不会发现他要找的那个人就是他?

    会不会生起什么疑心?

    越是想下去,林易就越稳不住面上的表情,他的眼神更加飘忽,神情也更加紧张。

    不过,事情显然是没有照他想的那样发展的。

    看了看林易已经通红的耳尖,又看了看林易那心不在焉的神情,扶葭很顺利地就在记忆中找到了小说中与之匹配的描述。

    按照小说中的上帝视角,林易是在想杨帆。

    再加上林易刚才所说的他要找一个人,那就更加证实了这一点,林易要找的人应该就是杨帆。

    至于为什么要先找妖族的那两个青年,则可能是妖族有着什么特殊的找人办法。

    心下做出来了判断,扶葭在脑海里轻声问道,[系统,你知道杨帆现在在哪里吗?]

    不管林易究竟是为了什么帮他的,他既然已经呈了林易这个人情,终归还是要还的。

    就在林易越来越忐忑的时候,他听到了扶葭的一道轻嗯声。

    少年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林易先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又有些矛盾地失落起来。

    不过还没等他的这种情绪继续蔓延,林易便听到了扶葭的一道声音。

    “我一会儿要去一个地方,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

    之前的那些失落瞬间褪去,林易一边迅速地应下,一边在脑海里不断地重复这句话。

    少年希望他陪着他。

    越是想,林易就觉得有些甜蜜。

    如果扶葭没有提及这件事的话,他也会提出来的。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说明他和少年心有灵犀?

    这种情绪一直维持到林易跟着扶葭来到了一个像是山洞一样的地方。

    山洞是封闭着的,在山洞前面放着一个像是水晶球一样的东西,而在水晶球旁边,则有一个和白发青年差不多的灵体。

    山洞外聚集着不少的修士,看样子,他们似乎都想要进入山洞里面,不过碍于封闭的石门而无法进入。

    让林易神情微变的并不是因为这些人,而是因为他发现少年在很专注地望着某个方向。

    他顺着少年的视线望去,一眼就看到了杨帆。

    那个让少年道心破碎、甚至于少年还要冒着被误会的代价都不愿对他说出真相的家伙!

    [没想到林易竟然已经这么喜欢杨帆了。]

    林易神情变化的幅度之大到扶葭想要不察觉都难,他看了看牢牢地注视着杨帆的林易,然后在脑海里轻声感叹道。

    见面的惊喜和不知所措都已经完全掩饰不了了。

    系统沉默地看着林易那明显是嫉妒和充满杀意的眼神,好一会儿,它才回了扶葭,[……嗯。]

    因为林易视线的存在感太强,杨帆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当他正要靠着本能循着视线找过来的时候,林易已经抢在他前面不动声色地施展了一个伪装法术,然后装作无意地收回了视线。

    没有找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杨帆略带疑惑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继续将视线落在了前方。

    杨帆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他在得到一个机缘时所遇到的灵体。

    那位灵体也很诧异于他受因果而灵力紊乱。

    在得知杨帆也不清楚原因后,灵体因为杨帆手里拿着秘钥又接受了属于他的那份机缘,便给杨帆指出来了一条路。

    他告诉杨帆在山洞所拥有的这份机缘中有着一面可以解答世间所有疑问的镜子。

    如果杨帆能够找到这面镜子并且成功向镜子提出这个疑问,他就很有可能可以得到答案。

    杨帆便是因为这件事而来到这里的。

    只不过,这个机缘似乎很难得到。

    “赵山道友还没有到吗?他大概会在什么时候到啊?”

    “对啊,林菁菁仙子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林仙子不到,这机缘是没有办法开启的啊。”

    “再等等吧,就算赵山道友一直不到,我们又能做什么?难不成,你们还敢去赵山道友理论,质问他为什么害得我们在这里干等着?”

    人群中一直有着各种各样的议论声。

    通过这些交谈,扶葭已经知道了这个机缘是什么了。

    这就是他前往妖族机缘的路程中听到的那件事。

    南城横空出世的天才赵山突然英雄救美,特意救下了现在排在美人榜榜首的林菁菁。赵山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赵山找到的一个极为丰厚的机缘是与美人挂钩的。

    只有样貌达到一定的程度,这个机缘才会被开启。

    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洞门前的水晶球和好像是负责看守的灵体,扶葭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巧地就来到了这个机缘这里。

    又是过了好一会儿,人群中一道声音突然拔高了。

    “有马车过来了!那马车上坐着的一定是林菁菁林仙子。林仙子和赵山道友来了!”

    在听到这句话后,人群中先是寂静了一瞬,旋即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朝两边走去将中间的那条道让开了。

    因为扶葭和林易是最后来的又没有随着人群移动,他们反而是站在了人群的最外面、靠着中间大道的那一侧。

    抬眸看了看迎面过来的那辆布满着金银珠宝的马车,扶葭的视线落在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身上。

    青年虽未在马车上,但行走速度和马车的却完全相符。而且神情自若,与普通人无异,一点儿都不像是动用了灵力。

    他应该就是那位赵山了。

    而坐在马车上的应该就是林菁菁,虽说修为低微但却有着一副极佳的样貌。

    这些修士在赵山未来之时不断地抱怨,但等到赵山和林菁菁来了之后,他们却是一点声都不敢出了,只是安静地站在两侧等着赵山他们通过。

    不过在走到扶葭他们面前的时候,马车却突然停了。

    林易的伪装术能够骗得过小世界的修士却骗不过赵山,样貌俊美的青年恭敬地朝林易行了一礼,“林易道友。”

    林易也同样回了一礼,“赵山道友。”

    忽然地,马车上的帘子被一双葱白色的玉手拉开了,戴着白色面纱的林菁菁突然探出来了头,“林易道友?”

    她的声音极好听,软软的酥酥的,就好像是在撒娇一样,空气中的抽气声都加重了几倍。

    看到林易后,林菁菁先是怔了一下,“咦?不对,道友您是使用了伪装术吗?”

    眼见着林易的眉头微微皱起,林菁菁立马慌乱地解释道,“道友,您之前有救过我,您是忘了我了吗?啊,对,是不是因为这个面纱。”

    一边说着,林菁菁扯下了自己戴着的面纱。

    她的样貌极为好看,而且有着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

    周围的喘息声更加清晰了起来。

    “果然不愧为美人榜的榜首。”

    人群中响起了一道感叹之声。

    林易的神情一慌,他眉头皱得更加厉害起来,他急着撇清关系,“一面之缘罢了,道友不必挂心。”

    他的不悦被赵山感知到了,赵山警告地看了林菁菁一眼。

    林菁菁的面上立马涌现出了失落之色,也是在马车开始继续行驶的时候,扶葭将因为匆忙地去摘而掉在他面前的白色面纱递到了林菁菁面前,“林道友,你的面纱。”

    心情不悦到了极致,当看到林易看向扶葭的神情有些不对后,林菁菁的心情更是糟糕到了极致。

    “脏了,不想要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林菁菁继续用一种施舍的口吻说道。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

    这面纱在尚未掉落在地面前就被扶葭握住了。

    林易的表情立马有些难看起来,是扶葭及时察觉到不对后朝他摇了摇头之后,林易才暂时克制住了。

    赵山现在的心情也有些不太好。

    他也看出来林菁菁因为扶葭而得罪林易了。

    说不定他也会被林易迁怒。

    心里暗暗叫苦,赵山一直在心里告诉这个机缘很丰厚、而且美人是会享有极大的特权后,他才没有把林菁菁交给林易谢罪,而是顶着众人艳羡的目光走到了最前面。

    赵山若有所思地看着灵体和灵体旁边的水晶球。

    “你让她把手放在这水晶球上面,然后看着这水晶球,如果这水晶球亮起来了,这里就会自动开启。”

    灵体公事公办地说道,当他看到林菁菁的样貌后,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咦,我明明感觉这里是有人能够达到标准的啊。你们不要滥竽充数,有效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