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繁体版

后续

    扶葭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在他听到系统那句告别后,世界就变了。

    他被一股温柔的力量拉到某处,意识也开始慢慢陷入沉睡。

    在意识彻底昏睡之前,扶葭好像看到了星星点点的东西涌入了仙尊的身体,对方那濒临死亡的伤势好像在瞬间便变好了。

    他还看到了不远处已经现世的那个引神石。

    这块在每个世界中都存在的引神石好似突然间破灭了。

    扶葭并不知道这些变化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只觉得心里好像有点儿难受,但还来得及多想,扶葭的意识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等到扶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妖界属于他的那个寝宫中。

    “小殿下,您醒了?”

    他一睁眼,旁边的少年就亮了亮眼睛,然后用一种带着惊喜和雀跃的语气说道。

    他显得十分局促,在偷偷看了看扶葭一眼后便立马低下了头。

    而且,少年显得越来越局促起来,他头低得越来越厉害,神情之中的恭敬和僵硬也越来越甚。

    甚至于,他的呼吸声也变得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小殿下在看他。

    他的小殿下在看他。

    他终于看到他了。

    少年的脑袋里全被这样的话给充满了,就在他忍不住屏住呼吸眼神中闪过惊喜和无措的时候,他听到了少年清清冷冷但却显得格外好听的一道声音。

    “烨瞳?”

    他竟然!竟然可以叫出来他的名字!

    “对对对,我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将烨瞳包裹住,即使已经竭力克制,烨瞳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地拔高了一些。

    扶葭没有说话了,他安静地看了面前的少年好一会儿,然后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

    真的是烨瞳。

    他复活了。

    扶葭眼睫微垂。

    是系统曾经答应过他的那件事。

    只是,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了。对方好像和记忆中的样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种略显稚嫩的表情倒有点儿像是——

    前世时的烨瞳。

    “嗯。”扶葭轻轻颔了颔首,他从床榻上起身站了起来。

    一边朝着房外走去,扶葭想了想然后朝着烨瞳又说了一句,“好好修炼,如果你达到我对你的预期的话,我就送你一样东西。”

    没有管烨瞳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扶葭径直地走出了寝宫。

    他有些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

    扶葭出去后看到了很多他熟悉的妖族,这些妖族同样也发生了变化,眉眼处都没有了那份成熟和稳重,都显得有些稚嫩,就和烨瞳给他的感觉差不多。

    “葭葭,你竟然出来了吗,我还以为你又要像之前那样闭关呢。”扶葭听到了妖尊的声音,“一闭就是闭好几年的那种,族内也只有你这么喜欢闭关了。”

    妖尊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深不见底。

    “妖尊……”

    “葭葭,你怎么了?”妖尊在听到这句话后神情微微变了变,他用一种认真和担忧的眼神望了扶葭好一会儿,然后紧张地说道,“你怎么不叫我兄长了?”

    扶葭微怔,但在妖尊眼睛的担忧越来越浓重后,他轻轻开了开口,“兄长。”

    到了这个时候,扶葭也隐隐间明白了些什么。

    妖族的这些人好像都没有了之后的记忆,他们全部都是前世中的样子。

    是时间回到了前世的那个世界。

    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只是修真界一个正常的家族门派而已,并没有在世界毁灭后天道给予他们的妖族身份。

    所以,他们应该只是忘记了重生的那些事,记忆都保留在了前世。

    “我没事。”扶葭朝着妖尊轻轻摇了摇头。

    “真的没事吗?”妖尊神情中的紧张并没有减少,“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啊。”

    扶葭摇了摇头,“我想出去走走。”

    妖尊并没有拒绝,但在发现扶葭准备马上就走的时候,他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说希望扶葭能够带着一些妖族的人一起去,但都被扶葭拒绝了。

    ——

    扶葭去了修真界。

    他发现时间确实是有些变了,世界现在的世界是他从那个世界刚回来没多久准备去跟杨帆退婚时的一样。

    那是林易、蓝云、莫干这些大世界的天骄们还没有去小世界历练的时候。

    “好奇怪,我总感觉我好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那是一个特别压抑的梦,而且似乎特别得重要,但我却始终想不起梦里究竟讲了些什么。”坐在客栈里的一名修士这样想到。

    “你也有吗?我也有这种感觉!是最近突然就有的一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我很清楚,我最近根据就没有做过什么梦!”

    “我还以为这种感觉只有我一个人有呢,没想到你们都有啊。”

    所有的修士都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场梦,但梦里的内容却无人知晓,有不少大能都试图推演出这梦境,但没有人成功,这也成了修真界最大的谜底。

    时间被往前推,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他回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事情。

    扶葭的眼眸微微垂了垂。

    这样就挺好的,几乎是皆大欢喜了。

    扶葭准备回妖界闭关了,但在此之前他还去了两个地方。

    一个是天照苑,他找到了曾浩然会在不久后逝去的师尊,然后给了对方几张可以保命的符纸。

    紧接着,他便去了一趟云仓大陆。

    他去见了一下杨帆。

    因为没有了他的存在,杨帆并没有引来一个叫做华梵的人的退婚,他还是不能修炼,依旧是杨家出了名恶毒废物。

    甚至于,杨帆好像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了,他整个人孤寂地在杨家待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听着家族小辈们对他的嘲讽。

    “杨帆。”

    扶葭叫出了杨帆的名字。

    “你是谁?”浑身阴郁的杨帆抬头看着扶葭,但在看清扶葭的样貌后,他身上那种低气压就消退了一些。与之相伴的是,他的眼睛里却出现了一些无法忽略掉的茫然。

    杨帆只觉得面前这个长得跟仙人似的少年很熟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他的刹那,他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放下了。

    好像一种纠缠着他让他绝望发疯濒临崩溃的感觉没有了。

    杨帆眼睛里的迷茫越来越多了。

    好奇怪,可是他明明没有这种感觉才对。

    “这个东西可以让你修炼。”扶葭将一个装有丹药的玉瓶递给了杨帆。

    “但至于你愿不愿意修炼,愿不愿意服用它,就要看你自己了。”扶葭慢慢地说道。

    “为什么要帮我?”一边颤着手将那玉瓶接过,杨帆的视线一直锁定在扶葭身上。

    杨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扶葭,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预感。

    他和这个少年的某种羁绊已经彻底断了。

    如果少年真的离开了的话,他可能就再也没有办法见到他了。

    心里面突然生起了一种难受,杨帆特别想要说些什么挽留住面前这个少年,但是他心里的一道声音却阻止了他。

    ——不行,你不能再阻碍他了,你会伤害到他的。

    ——难道你还希望那件事再发生一遍吗?

    什么事?

    他究竟做过些什么?

    但杨帆已经得不到任何的答案了,他只能看着那个少年离开,然后听着他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

    “就当是画上一个句号吧。”

    当时的他是杨帆的心魔。

    扶葭以为只要让杨帆杀了他,杨帆的心魔就会消失。

    但是他发现他错了。

    杨帆的心魔越来越多了,他因为他入了魔。

    虽然造成这件事的原因有很多,但扶葭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些补偿。

    不需要有太多的交集,见上一面留下一个机缘就好了。

    “杨帆少爷,我刚才听您这边好像是有什么动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杨帆这边的情况引起了家中仆人的注意。

    “……我好像失去了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杨帆的声音突然顿住了,他发现他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他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而这种感觉让他特别特别的难受。

    “是家里面进贼了吗,少爷,您是丢了什么东西吗?您别担心啊,我马上让人去找找看。”杨帆的这句话在仆人耳中便自动翻译成了一个别的意思,杨帆本该去解释的,但他却好像失去了浑身的气力,他只是任由老者着着急急地去喊人了。而他则望着手中的那个玉瓶发呆。

    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想不起来。

    ——

    扶葭走了,他没有停留,也没有去他曾经去过的那些地方,而是径直地离开了云仓大陆,重新回到了妖界。

    扶葭一回去便直接闭了关,而且是闭了世间很久很久的关。

    所以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开始闭关没多久后,修真界就发生了一件特别特别骇人听闻的大事。

    修真界之主、受世人敬仰的仙尊去妖界提亲了!

    提亲的对象是看起来和仙尊毫无瓜葛的那位妖族的小殿下,当今妖尊捧在心尖尖上宠的那位亲生弟弟。

    据传闻,妖尊本来还是彬彬有礼地招待着。

    但听到仙尊的目的后,他便立马变了脸把仙尊赶了出来。

    据说两人打了很久,打得天昏地暗的,妖尊实在是奈何不了仙尊就只能放任仙尊在妖界待着了。

    但这还不算完。

    仙尊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魔尊也去妖界提亲了。

    提亲的对象还是那位妖族的小殿下。

    然后,毫无疑问,妖尊、魔尊和仙尊这三位世界之主就在一起打了很多年。

    然后未果。

    在他们三个打架的期间,让修真界目瞪口呆的事情继续发生了。

    因为林易、蓝云、莫干这三位出了名的少年天骄也拿着聘礼去提亲了。

    而修真界也凭空出现了一位黑马,那这位黑马一成名后也巴巴地去了妖界。

    “!”

    而提亲的对象依旧是那位妖族的小殿下。

    “当时这件事传出来后震惊了整个修真界,因为那位妖族的小殿下特别低调,虽然身份高修为高资质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对他没有什么印象,大家都特别好奇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好奇他最终会选择谁。”

    一名长相秀美的女修用温柔的语气和围在他身边的孩童们说着话。

    “那然后呢,那然后呢,他究竟选择了谁?”有小孩叽叽喳喳地问道。

    女修温柔地笑了笑,她伸手刮了刮那个小孩的鼻子,“难道你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了吗?你说小殿下最终选择了谁?”

    “我们的这次的目的,我们这次是要参加仙尊和他道侣的结契……”

    男孩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乌溜溜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他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所以,妖族的那位殿下选择了仙尊?”

    “对啊,他最终选择了仙尊。”女修肯定地回道。

    “那为什么没有选择其他人而是选了仙尊啊?”男孩扑闪着眼睛继续问道。

    “因为其他人都放弃了,那位小殿下闭关闭了很久很久,当时很多人都猜测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出关了。在他闭关的那段时间内,除了仙尊之外,其他的人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只有仙尊一个人依旧待在那里,他等了很久很久,终于等到了从闭关中出来的小少爷。”

    女修用温柔的声音继续说道。

    “其他人都没有等吗,那确实是该选择仙尊了,但好可惜,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再等一等呢。”孩童的眼神中闪过一些奇怪,他拉了拉女修的袖子,然后继续问道。

    但女修却也给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了,“这就是至今都没有答案的一个问题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去等。”

    ——

    这件事的原因是在很久之后扶葭才知道的。

    从他闭关出来后,他就发现仙尊他们是有着之前的所有的记忆的。

    对,除了仙尊,曾浩然和莫干他们也是。

    扶葭是知道他们都来提亲的,也知道他们在闭关后都离开放弃了,但他并不知道原因,也从来没有去找过。

    是在他和仙尊已经结契了很多年之后,曾浩然突然死了。

    毫无缘由地死了。

    甚至于连尸首都没有留下。

    当扶葭听说了这件事后,他其实怔住了,但就在他准备去一趟曾浩然失去的那个地方的时候,他发现仙尊的神情变了。

    虽然还是那副样子,但举止和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

    他看到他后也怔住了。

    “葭葭,我这是在做梦,不对……”他似乎怔住了,然后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我没有事?这是……仙尊的身体。”

    曾浩然的灵魂似乎进入了仙尊的身体。

    他和仙尊两个人会在不同的时间内掌握这具身体。

    而这并不是偶然。

    莫干和蓝云他们也在不久后相继地去世了。

    而失去的方式和曾浩然死去时的一模一样。

    都是毫无缘由地,莫名其妙,什么都没有留下的那种死亡。

    但当他们死亡后,他们的灵魂就都会进入魔尊的身体,虽然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仙尊负责掌管着那具身体,但他们总会偶尔蹿出来一下。

    也是那个时候,扶葭才知道了最后只剩下了仙尊的原因。

    因为他最终的选择是仙尊。

    而他们其实都是一个人,他们注定要最终变成一个人,除了那具主体外其他人都会慢慢地消失。

    “因为感觉葭葭你不想让他们真的消失,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折中一点的办法。”当发现事情瞒不住后,仙尊就主动来说明了真相,他紧紧地抿着唇,声音也越来越低,就好像是他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似的。

    甚至于,仙尊都不敢直视扶葭的眼睛。

    “但是,我还是看他们不顺眼,虽然有点儿过分,但还是想让他们难受难受,所以就没有告诉他们我想的这个法子,就……”仙尊的声音越来越轻了,到最后已经完全听不见了,“让他们误以为自己真的会消失了。”

    因为知道自己会消失,知道自己会不存在,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和扶葭一直在一起。

    所以哪怕他们真的很想等,很想见到扶葭,但他们还是离开了。

    因为扶葭的最终选择是仙尊。

    所以他们担心自己的出现和存在会让扶葭感觉到为难和犹豫。

    他们不想让扶葭受他们影响,所以索性就不要去等,不要和仙尊一直待在那里,扶葭也就没有必要再做一次选择了。

    ——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曾浩然他们还没有死,也还没有和仙尊合为一体,现在不过是仙尊好不容易得到了认可,然后正准备和扶葭举办了结契礼。

    这是三界中有史以来最宏大最豪华的一次典礼。

    不管是谁,不管他们在做着什么,在典礼开始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献上了诚心的祝福。

    而且,天也变了。

    天空中到处都是金色和七彩的云彩,这一天,空气中的灵力浓郁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而且天道似乎不允许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但凡是有人起了点恶念,那人在一秒就会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法动弹了。

    是真正意义上从未出现过的普天同庆。

    甚至于,当结契礼结束后,所有修士都发现自己突破了一个境界。

    没有门槛、无须历劫、不要求心境、无论现在所处的是何等境界,他们的修为全都突破了!

    这是几乎完全不可能发生的这件事,当意识到这一点后,修士们全都懵了。

    “我怎么感觉天道好像很高兴?”

    “对对对,我也感觉到了,就天道爸爸似乎很开心,一下子开心到忘乎所以了,然后就随手赏了赏我们。”

    ——

    这依旧是后话。

    仙尊和妖界小殿下扶葭的结契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但凡是有点儿声望的、在修真界有点儿名气的全来祝贺了。

    也不怪他们这样,而是因为两位主人公身份都不简单。

    一个是修真界极具威名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仙界之主仙尊,另一位是妖尊的亲弟弟。

    谁敢不给他们面子。

    而且这些修士们是诚心诚意地希望他们可以恩恩爱爱一辈子,毕竟,要是两个人真闹出来什么矛盾的话,三界可都完了。

    不对,准确地来讲,就算没闹出,妖尊和仙尊也能将修真界闹得一团乱。

    而身为主人公,扶葭正站在后山的一处望着天空出神。

    “葭葭,你是在想什么吗?”在他耳边响起的是仙尊的声音。

    “嗯。”扶葭轻轻点了点头,他依旧看着天空。

    自从引神石的事件结束之后,他心里就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可是明明一切都特别的美好。

    所有人都活过来了,他们都忘记了那段有些痛苦的过去,大家都很开心,也都走上了正轨。

    而引神石也突然不见了。

    神这个概念似乎已经从修士的脑海里被清除了,没有人再知道引神石和杀神证道的事情了。

    现在他们所处的时间早已过去那个引神石暴露的时间,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也和仙尊在一起了。

    明明什么都应该走到了最好的方向,可扶葭总感觉有些空落落的。

    他又想到了系统跟他的那句告别。

    “宗,你知道系统吗?”扶葭看向了身边的仙尊。

    “我知道。”仙尊是在微顿了片刻后方才回答的。

    “那你知道它现在在哪吗?”

    仙尊难得没有很快地回答扶葭这个问题。

    他当然知道。

    因为系统和他们是一个人,而系统才是那个真正的本体,但是系统在他快要死的时候将这个身份让给了他。

    系统在复活了所有人将一切事情都变得最好后选择了和现在的天道合二为一。

    它弥补了这个世界所拥有的缺陷。

    “它很好,它做了它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它很开心。”

    是好一会儿后,仙尊才轻声说道。

    扶葭轻轻皱了皱眉头,连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也是这个时候,扶葭发现天空变了。

    有几朵云彩凝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很简单的笑容。

    恰在这个时候,一阵风无缘无故地吹了起来,很奇怪的一种风。

    有点儿不正常的温柔和宠溺。

    就好像有人轻轻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抚平了他刚刚皱起的眉头。

    扶葭微微怔了怔。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略显紧张和局促的修士突然走了过来。

    “仙尊,小殿下,到吉时了。”

    修士低着头恭恭敬敬地说道。

    “葭葭,我们该过去了。”仙尊小心翼翼地握住了扶葭的手腕,然后将声音放得很轻很轻地说道。

    “……好。”

    众目睽睽之下,扶葭和仙尊走到了结契礼的现场,然后在所有人的祝愿下皆为了道侣。

    “葭葭,你愿意和我皆为道侣吗?”

    “我愿意。”,,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