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书吧
繁体版

第 375 章 下旨

    夏守忠出了东暖阁,来到养心殿大院之外。马上看到贾珂带着几个军机大臣在那里候。

    夏守忠赶紧上前几步,来到几位大臣面前,躬身势力说道:“让几位大人久等了,奴才真是罪该万死。”

    贾珂还没有回话,旁边的刘昱就上前几步把夏守忠搀扶起来,“内相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们不过刚等了片刻,哪里经得起公公这样的大礼?”

    接着刘昱就抓着夏守忠的手,好话不要钱的说了出来,简直把夏守忠夸成了古往今来第一的名阉。

    在最后面的左都御史田冶看着刘昱的样子不由得撇了撇嘴,而站在他旁边的雷英也把头摇了摇。这个刘昱现在变化的实在是太快了,在没有当上军机大臣以前,他也算是一个直臣,结果刚当上军机大臣,没多长时间就变得开始媚上起来。

    老翰林孟明看到他们在那里寒暄没完,直接说道:“几位,现在咱们还是办正事要紧。你们要是没说够等一会儿下了衙,自己找个酒店痛快说去。”

    刘昱这才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本来夏守忠在刘昱得夸奖下,也有些飘飘然了。现在老翰林的一句话,马上就把他召回了现实。他现在比起原先那个朝内朝外皆畏惧的戴权,还差的十万八千里呢。

    夏守忠清醒之后,赶紧对贾珂和其他几位军机大臣说:“几位大臣,可是我已经知道几位大人前来求见,特命我来迎接。”

    说完就对着东暖阁的方向摆一下手,说道:“这位大人这就随奴才去见皇上吧。”

    夏守忠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像为首的贾珂看去,只见贾珂在那里轻轻的一点头。夏守忠立刻在前边带路,贾珂带着其他几人紧跟着夏守忠直奔养心殿旁的东暖阁去了。

    来到东暖阁前,夏守忠在前边停了下来,回身再次对贾珂等人拱手说道:“几位大人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进去向皇上通禀一声,再出来接几位大人。”

    贾珂这时都拱手说不防,于是夏守忠便进了东暖阁。

    很快夏守忠便从东暖阁中出来,见了贾珂等人,满脸堆笑的说:“皇上命我带几位大人进去觐见。”

    于是众人便随着夏守忠进了东暖阁,来到大殿内。

    贾珂抬头一看只见皇上,这几天不见,却已经憔悴许多。想来是日夜忧思的缘故。

    贾珂等人来到大殿上,按照规矩给皇上磕头行礼之后,才重新站在大殿两旁,等候皇帝发话询问。

    “众位爱卿,有什么重要的事让你们五个一起前来,莫不是天塌了下来。”皇帝一边说,一边揉着太阳穴,他这几天一直觉得太阳穴附近蹦蹦的直跳,但是由于公务繁忙,也没有来得及让太医进来给他诊脉。

    大家一见皇帝询问,都向贾珂看去。毕竟贾珂作为军机处领班大臣,这时候他的地位最高,应该他来回话。

    贾珂也是当仁不让,他上前几步走到大殿中央,对皇上拱手说:“陛下,确实有件大事,要皇上您亲自做主。”

    皇帝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因此一听贾珂说有大事要他做主,马上又觉得头疼起来。

    “爱卿,有什么事就当面说吧。”皇帝无奈的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陛下,臣接到陕西的奏报,陕西从开春到现在已经三个月滴雨未下,曾巡视的陕西,今年恐怕要有大旱了,因此写了一个条程,军机处的其他几位大臣看了也认为可以实行,但是毕竟事关重大,所以将来请见皇上,请皇上做主。”贾珂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把袖子里的条程拿出来,双手举过头顶。

    在皇帝旁边的夏守忠看到了,赶紧走下御阶,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贾珂的面前,双手接过贾珂的条程,向后退了几步,才转过身去重新上了御阶,来到皇帝身旁。

    夏守忠来到皇帝身旁,躬身把贾珂的条程举得高高的,奉到皇帝面前。

    皇帝接过贾珂的条程,仔细的看了一遍,大意也不过是,让粮储道准备一百万担粮食运往京城。而且严格规定了在六月必须运到。

    皇帝一时并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需要他亲自做主的问题。

    “贾爱卿呀,这份条程还是很周全的,朕看就按这么办吧。”

    下面的刘昱看到皇帝没有看出条程中的用意,赶忙走出班来拱手对皇帝说:“陛下,恐怕您还没有看出贾大人的用意,就由臣给皇上解释一下。”

    皇帝听到刘昱的话,又把手中的条程仔细的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蹊跷,然后疑惑的看着下面的刘昱,等待他给自己解释。

    刘昱看到皇帝这样,心里也觉得有些无奈,这个皇帝虽然也算是个有能力的君主,但毕竟经验还浅,对于朝政这些勾心斗角还是不完全知道。

    但是拿皇帝对比贾珂,却又觉得皇帝成长的实在是太慢,也许这就是个人天赋的原因。

    刘昱拱手对皇帝说道:“陛下,臣等几位已经推断,粮储道的粮食恐怕已经剩不下多少了。因此臣等才在公文中,强令他们六月必须把粮草运到京城。”

    皇帝听完这话也反映过了,接着就是勃然大怒。这些年天下太平,朝廷没有动过粮储道的粮食,如果真像五位军机大臣想的那样,粮储道的官员把粮食倒卖倒卖,现在已经剩不下多少了,那可真是惊天的大案。

    皇帝听完刘昱的话,怒声问道:“既然知道粮储道的粮食是不存在的,就应该派御史彻查,然后把这些贪官污吏全部下狱。你们这样不是姑息养奸吗?”

    众人一看皇帝发怒,赶紧都跪在地上,听着皇帝在上面的咆哮。

    等皇帝骂完了,刘昱这才再一次向前跪爬几步对皇帝说道:“臣等这么办,完全是为了朝廷的稳定。如果这些人自己掏钱把粮储道的粮食补上,到时候也算他们将功赎罪。而咱们也凑齐了秋天向陕西运送的救灾粮食。如过这些人执迷不悟,按照贾大人的意思,就直接抄了他们的家。用他们的家私购买粮草,直接运往陕西以便救灾。”

    皇帝听完刘昱的话,这才明白了五位军机大臣的用意,这恐怕是当前最为稳妥的办法了。

    皇帝这时候其实心里也有些害怕,能办出这么大的案子来,恐怕不是一般人,毕然有朝廷中人,甚至只能是皇室成员在背后撑腰。到时候拔出萝卜带出泥,他到最后也不好收场。这样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如果识相也就是皆大欢喜了。

    于是皇帝满意地说道:“还是贾爱卿的办法多,这个主意真是两全其美。”

    皇帝夸奖完贾珂之后,就对旁边的夏守忠说道:“立刻拟旨。”

    夏守忠听皇帝这话,立刻向旁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你可以就由小太监搬来矮几,夏守忠跪在矮几后,旁边的一位小太监立刻拿出一份空白的圣旨铺在了矮几上。

    皇帝看他们准备的差不多,这才说道:“着令,粮储道向京城运送粮食一百五十万担,六月初五以前必须送到,如有延误时辰,按抗旨不尊论处,钦此。”

    皇帝口述完圣旨,那边的夏守忠就已经把圣旨写完,夏守忠介写完之后从地下站起来走,跑到皇帝面前。跪在地上把圣旨展开,向皇上展示。

    皇帝看了一眼,看见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对夏守忠说:“用皇帝之宝。”

    夏守忠赶忙从旁边的御案上去,来了皇上常用的皇帝之宝。

    皇帝拿起皇帝至宝在印泥上沾了一下,然后在圣旨上盖了上去。接着把皇帝至宝放到一旁,然后对夏守忠摆摆手。

    夏守忠赶忙将皇帝至宝重新放到宝盒之中,然后再轻手轻脚的取来圣旨,重新卷好。

    皇帝看一切办好,然后就对下面的贾珂等人说道:“你们把圣旨拿下去,然后发往粮储道。让他们立刻筹粮,你们要多督促着一些。不然陕西如果出了大事,就不是这一百多万担粮食所能够解决的了。”

    贾珂上前几步来到御阶下,跪倒在地双手举起,等待着皇帝把圣旨送到他的手中。

    皇帝对旁边的夏守忠摆了摆手,夏守忠赶紧走下御阶,把圣旨轻轻地放在贾珂的双手中。

    贾珂接了圣旨,又向皇帝拜倒,这才起身来,再次退回班中。

    贾珂手中拿着圣旨,斜着眼看了皇帝一眼。然后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原来贾珂早就发现了储粮道的不同,这么大的事件背后一定有一条大鱼。否则的话,储量到的那些小官们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把储粮道的粮食卖得一干二净。

    贾珂私下里分析,这件事能够办成的,除了那些肆无忌惮的皇亲国戚。恐怕就没有别人了。

    而这一次贾珂专门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就是要给皇上一个好看,让他进退维谷,看他有什么办法化解。

    如果皇上大义灭亲,那么皇帝在皇室中的威望就会下跌。到时候恐怕皇室宗亲就会怨声载道,他这个皇位也不一定能坐得稳。

    如果皇上隐瞒不报,他就得自己掏银子把储粮道的窟窿给补上,这也算是对皇帝的一种削弱。

    前一段时间皇上刚刚从户部隐匿了300万辆白银,这一回无论如何让他大出血,否则的话皇帝的财力就增强许多,对自己以后也十分不利。

    阅读网址: